人贩余华英丈夫落网

adminer

备受关注的#余华英拐卖11名儿童案#,终于等来了法院的判决。

9月18日,贵阳中院一审判处余华英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此消息一出,网上一片叫好声。

因为提起人贩子就没有人不恨的,大家知道:

人贩子拐走的是一个孩子,毁掉的却是一个家庭。

死刑的判决,不但给了人贩子应有的惩罚,还给了所有当年被拐卖孩子及其家庭一个交代。

简直大快人心!

那么,余华英是如何走上拐卖儿童这条犯罪之路的?她又是如何落网的?

这个案子的背后,到底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?

“我的一生都在受苦。”

这是余华英落网后说过的一句话。

她原是云南省大理州鹤庆县人,排行老四,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

因为家穷,8岁才开始上学。

读到小学二年级时,母亲意外去世。

她只好辍学回家,跟着父亲下地干活。

余父文化程度不高,也不太会教育孩子,此后,余华英开始野蛮生长。

17岁那年,她的父亲也去世了。

“父亲去世后,我的心里很痛苦,也比以前更加劳累了。”

直到1984年,21岁的余华英在云南大理游玩,结识了重庆大足籍男子王某。

两人情投意合,结婚后,王某把余华英带回了老家。

在大足,余华英重新办理了户籍,并拥有了以“510230”开头的身份证号。

在余华英看来,婚后的她更加不幸了。

婚后第二年,她生下了一个女儿。

可是丈夫家穷得叮当响,连养活她都困难,哪有钱养活孩子?

而在当地村民眼里,这对夫妻都不是什么踏实过日子的人。

夫妻俩好吃懒做,没钱了王某就去外面搞一些偷鸡摸狗的“生意”。

1992年,王某涉嫌盗窃被抓。

消息传到余华英耳朵里,不亚于晴天霹雳。

丈夫被抓了,她和女儿以后靠谁吃饭?

为了讨生活,余华英不得不前往县城打工。

在打工的过程中,她认识了一个比自己大20岁的姓龚的木匠。

龚某和余华英有着两个共同点:

1、有家庭和孩子;

2、都没有道德底线。

两个没有道德底线的人,很快就住在了一起,并产下一名男婴。

孩子出生后,两人犯了愁。

余华英说:

“我和他的经济能力,都不足以再养一个孩子,再加上这个孩子是私生子,传出去那还得了?”

最后,两人想出来了一个办法。

“把这个孩子卖掉不就好了?还能得一笔钱!”

两人一拍即合,开始联系渠道。

在那个年代,男孩很容易出手,河北邯郸的一个人贩子出价5000元买下这个男婴,而后又将男婴转卖。

90年代的5000元,是什么概念?

看着手里的5000元巨款,两人陷入了沉思:

孩子这么值钱,还干什么活儿?搞孩子!!

这单卖儿子的生意,让余华英和龚某入了魔。

试想,一个人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狠下心卖掉,那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?

此后的两人,已经不能称之为人。

他们沦为了欲望的奴隶,开启了长达数年的拐卖儿童犯罪之路。

余华英和龚某开始合伙作案,采取的拐骗手法大同小异:

“先在一个地方租房子住十天半个月,和周边的人混熟;

熟悉之后,就可以物色合适的小孩了,最后他们用零食诱拐小孩离开。”

有时候,为了取得受害人的信任,余华英甚至带着女儿。

被拐家庭大多穷苦,有的父母在做环卫工,有的父母在街边做补鞋生意,还有的父母以收废品为生…

他们整年整月的奔波辛苦,为的就是能够让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但又怎能想到,一回头,孩子不见了。

短短三年时间,余华英和龚某一共拐卖了11名儿童,其中有3对是姐弟或兄弟:

“1993年1月,两人来到贵州遵义火车站,将6岁的小A拐走;

同年8月,两人又在遵义将小B和小C兄弟俩拐走;

1994年,两人在贵州省都匀市白子桥附近将小D拐走;

1995年7月,两人在都匀市小围寨附近将小E和小F兄弟俩拐走;

1995年冬,两人来到贵阳,将5岁的“杨妞花”拐走;

1996年7月,两人又回到都匀,在西园村小河边将小H和小I姐弟俩拐走;

同年10月,两人在贵阳市东山仙人洞路口附近将小J拐走;

随后,两人回到重庆大足,将小K拐走。”

拐卖孩子期间,余华英那个因盗窃入狱的丈夫王某出狱了。

此后,余华英和龚某沉寂了几年。

余华英的表妹说:

“当时,觉得表姐特别有钱、有能力,在新疆、贵阳、河北、楚雄等地做水果生意、开饭店。

更讽刺的是,我自己竟也为表姐“出色的能力”出过一份力…”

据说,她有一个私生子,就是被表姐余华英拐走卖掉的…

2000年,余华英因涉嫌拐卖儿童被邯郸警方刑事拘留,但不知为何两个月后被释放。

2004年,余华英决定重操旧业。

因为大余华英20岁的情夫龚某,这两年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不适宜再行动。

而丈夫王某又出狱在外无所事事,所以她的合作伙伴由情夫龚某换成了丈夫王某。

但两人合作的非常不顺利,刚把小L和小M拐走,就被警方抓获了。

也就是这一年,余华英因犯拐卖儿童罪,被云南省大姚县法院判处八年有期徒刑。

在案件审理中,余华英使用假名“张芸”,逃脱了部分罪责。

判决后,夫妻两人未上诉。

服刑期间,余华英因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减刑共计2年,于2009年5月18日出狱。

在这期间,龚某被查出患有癌症,于2008年8月1日病亡。

当时,余华英等人的更多犯罪事实未被发现。

余华英也以为自己出狱之后,后半辈子可以安安稳稳地度过了。

但有些罪恶,是穷其一生也无法完成赎罪的。

其中一个被拐的孩子杨妞花,从1995年5岁就被余华英掳走,跌跌撞撞多年后已经长大成人。

一直以来,杨妞花在坚持发出声音,和命运做对抗。

终于,她的呼声被大家看到,余华英的罪恶又重新被摆上了台面。

“我自遇到余华英的那一刻开始,就注定了受苦。”

杨妞花的故事,还要从1995年的那个冬天说起。

那个年代,女孩没有男孩好卖。

当杨妞花被余华英拐到河北邯郸后,余华英想以5000元的价格售卖。

但有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被卖出去,无奈之下余华英养了一段时间。

5岁的杨妞花,已经有了模糊的记忆,她说:

“我记忆里面最深刻的就是下火车她打了我一次,收养期间还用开水烫了我。

她用暖壶,里面半瓶的开水直接浇在我头上,当时烫得我满院子跳。

大冬天,她还让我穿着单裤在雪地里罚站…”

就这样被虐待了一段时间,终于有人要买杨妞花了。

河北省邯郸市某村,村民老人王某以2500元的价格买下了她。

因为王某的成年儿子是聋哑人,娶不到媳妇,所以将杨妞花买来做个后。

随着杨妞花一天天长大,村里的风言风语开始传进她的耳朵。

甚至有人说,她是被买来给她的聋哑爸爸当媳妇的。

当杨妞花听到这些谣言后,甚至一度动过自杀的念头。

所幸,“奶奶”对她还算不错。

从小活在他人歧视眼光下的杨妞花,随着年龄长大,寻亲的意愿就很强烈,18岁就选择了外出打工。

打工途中,杨妞花认识了现在的丈夫,两人于2012年结婚。

这一年,杨妞花22岁。

尽管已经过上了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,杨妞花还是无法释怀当年发生的事情。

“我永远忘不了她用半瓶开水浇在我头上的那一幕,长大后,我开始害怕短发女性。”

在婆婆一家人的帮助下,她决定寻找自己的亲生家庭。

2013年,杨妞花在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进行了登记。

2021年4月,杨妞花重新采血入库。

就在重新采血入库的1个多月后,DNA终于比对成功!

杨妞花从河北邯郸赶回了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,找到了自己的姐姐。

这一年,是在杨妞花被拐26年后。

此时的杨妞花以为,只要寻亲成功,只要父母健在,喜悦就会把曾经的受得苦冲淡,可现实却并非如此。

杨妞花从亲生姐姐那里得知,她的父母把她当宝贝一样疼爱。

亲生爸爸在丢失她之后,整日酗酒,38岁就去世了。

母亲因承受不了打击疯掉了,没多久也去世了,年仅32岁。

年幼的姐姐成了孤儿,此后和外婆舅舅一起生活长大。

听到这里,杨妞花已是泪流满面。

“之前我在没有找到家的时候,我从来没想过去找人贩子。

得知亲生父母对我的爱后,得知我的家庭发生重大变故后,我开始痛恨人贩子。”

2022年6月6日,杨妞花正式到贵阳市公安局报案。

24天后,余华英在重庆大足落网。

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,在第一次开庭时,杨妞花从未想过自己会请求法官判余华英死刑。

她对姐姐说,如果余华英真诚地给咱们道歉,然后她要是被判了20年或者无期,咱就不再上诉了。

同样善良的姐姐点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
而当见到余华英的那一刻起,杨妞花推翻了自己此前的所有想法。

余华英还是她记忆中的那副凶狠样子:

三角眼、高颧骨、短头发,尤其是她一个女的长了一副男人相…

最关键的是,余华英不承认虐待过她,还在法庭上故意装作听不懂她说话,甚至跟她吵架。

那一刻,杨妞花想让余华英死的念头达到了巅峰。

她对自己的律师说,必须上诉,我希望判余华英死刑。

“她以前被抓过那么多次,都给过她机会,可是她不思悔改啊,一次次的进去,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再给她机会呢?”

2023年5月,国家提高了相关赔偿标准。

律师帮助杨妞花重新计算后,将她此前提出的790万元赔偿金,提高到了880万元。

杨妞花说:“我知道她拿不出这钱,不过没关系,她可以拿命来抵!”

7月14日庭审现场,杨妞花当场下跪,哭着请求法庭判余华英死刑。

她说,任何谅解我都不接受。

9月18日,余华英终于被判死刑!

杨妞花如愿以偿。

这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,也是我们所有人想要看到的结果。

简直大快人心!

余华英不服判决,决定上诉。

对于她的做法,杨妞花丝毫不惧。

她说,如果余华英继续上诉,她也会继续上诉,要跟进这个案件到底,一直见证余华英执行死刑为止。

等到余华英被终审判处死刑的时候,她会带着判决书,亲自到父母的坟前,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。

写到这里,内心十分沉重。

我完全能够理解杨妞花的悲愤之情,也非常支持她继续上诉。

余华英贩卖儿童之路,始于卖掉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虎毒尚不食子,一个连自己亲生的儿子都能当成商品卖掉的人,简直畜生不如。

性质如此恶劣,还死不悔改,死刑是她罪有应得。

再者,判处人贩子死刑,这对我国来说意义重大。

余华英受到最严厉的判决,无疑是对所有人贩子以及打算拐卖孩子的恶人一个强有力的警告。

当他们伸出罪恶之手时会衡量到,这是要判死刑的。

只有真正起到震慑作用,才能避免类似悲剧的再一次发生。

同样的,没有买卖,就没有伤害。

在我看来,加大对买方的惩处力度更是刻不容缓。

最后,希望余华英被判死刑之后,可以告慰杨妞花亲生父母的在天之灵,也希望所有被拐的孩子能够安全回家。

愿天下无拐,愿人间不再有骨肉分离的悲剧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版权声明: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.0国际许可协议 [BY-NC-SA] 进行授权

文章名称:人贩余华英丈夫落网

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lsrwp.com/657.html

该作品系作者结合行业标准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。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,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。

目录[+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