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:别用低级“粉”裹挟全红婵

adminer

将饭圈“毒唯”做法移植到体育竞技领域,就是对运动员的干扰,对体育精神的伤害。

11月22日,上海队选手陈芋汐(中)、广东海印队选手全红婵(左)、广东海印队选手蒋林静在全国锦标赛女子10米台决赛后。图/新华社

文 | 佘宗明

面对粉丝以爱之名裹挟全红婵们的疯狂举动,奥运跳水冠军、全红婵湛江老乡何冲看不下去了。

据媒体报道,在近日举行的2023年全国跳水锦标赛10米台决赛中,陈芋汐以436.80分夺冠,全红婵则以427.60分屈居亚军。比赛结束后,一粉丝在看台上大吼,称裁判故意压全红婵的分,将正在接受采访的全红婵也吓了一跳。随后网络上关于“裁判压分”的说法比比皆是,还衍生了对陈芋汐及其家人的攻击。

11月25日深夜,中国跳水名宿何冲在微博发表长文,怒斥饭圈行径,批驳了“压分”的谬论,称饭圈文化渗透到体育领域“非常可怕”。何冲这一番话,无疑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:将饭圈“毒唯”做法移植到体育竞技领域,就是对运动员的干扰,对体育精神的伤害。

就拿这次比赛来说,那位粉丝的“打抱不平”,看似是为全红婵说话,实则让全红婵难堪,全红婵当时就制止道:“你不要再说话了吧。”可对方依旧嚷着:“就要说,就要说,我就要说……”这别扭的情形,难免给人以极强的错位感。

在现代技术已最大化避免了误判可能、比赛规则也已预留了申诉空间的前提下,在运动员本人都正视比赛结果、没有流露出不满意愿的情况下,以业余爱好者身份去随性质疑专业判断,无疑是种“乱入”——竞技场是体育精神的签到处,不是饭圈做派的跑马场。在讲究专业竞技的地方秀出不专业的反体育精神行为,实在太过违和。

而顺着“死忠护主”心态去渲染阴谋论、网暴竞争对手,更是逾越了“追星”的边界,变成了“名为爱,实为害”的低级“粉”。

说起来,这已不是极端粉丝首次拿饭圈思维,去绑架裹挟全红婵和陈芋汐这两位中国跳水梦之队的门面人物了。这对年轻的“双子星”,本是中国跳水的金牌担当和冲金保障,二人携手为观众贡献了不少“神仙打架”的高水平对决场面。她们很多时候是跳台搭档,也有些时候是竞争对手,但两人保持着互相激励、相互促进的良性竞争关系和深厚姐妹情谊。

可在网上,有些极端的粉丝将站队癖好跟应援做法引入体育追星当中,把“争C位”“抢一番”的观念代入体育竞技之中,随之而来的就是“捧一踩一”“唯粉互撕”,是赛事讨论变成各自站队、强行控评。

在2022年6月,全红婵递补张家齐出战世锦赛跳水混合团体赛后,各种阴谋论就在网络泛起。这次锦标赛陈芋汐夺冠,也有网帖渲染其家世背景暗示“她赢在了背景上”……浸淫饭圈生成的有毒思维,成了阴谋论内幕说的培养皿,将正常体育竞争“宫斗剧化”,给纯粹的体育平添了不纯粹的杂音。

这不啻为对运动员无形的伤害。如何冲所说,裁判员的评分是对运动员表现的反馈,优秀运动员会从这些反馈中吸取教训、不断改进,而不是将冲冠失利简单归咎于外界因素。可极端粉丝寻找外部因素为偶像辩护的说法,也许会使运动员失去在面对挑战时自我反省的品质。

除此之外,粉丝的“无脑护主”也经常会为运动员无端招黑,让许多人“厌乌及屋”,让运动员承受本不该承受的是非争议,到头来,场外是非还可能影响运动健儿的场内表现。

很显然,运动健儿们不需要极端粉丝这样过犹不及的帮倒忙。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理性看待运动员胜负、能正确看待赛场竞争的正常舆论生态。

事实上,早在2021年,中国奥委会就明确表态,“号召中国体育健儿不参与组织明星后援会,不发起或参与各类话题,坚决杜绝‘饭圈’乱象向体育领域蔓延,坚决反对利用‘饭圈’从事营利活动”。

此前,中央网信办也组织开展“清朗·杭州亚运会和亚残运会网络环境整治”专项行动,规定对挑唆参赛运动员、教练员等粉丝群体互撕谩骂、拉踩引战、刷量控评、应援打榜等“饭圈”问题进行整治。

爱护那些运动员,就不要用低级“粉”裹挟他们。让体育的归体育,恪守应有的边界感,避免“爱之深,责竞争对手之切”的无形绑架,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支持。

撰稿 / 佘宗明(媒体人)

编辑 / 刘天红

校对 / 吴兴发

版权声明: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.0国际许可协议 [BY-NC-SA] 进行授权

文章名称:媒体:别用低级“粉”裹挟全红婵

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lsrwp.com/646.html

该作品系作者结合行业标准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。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,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。

目录[+]